菠萝视频影视app

*** &a;;待曲时忧、白震和高长青离开后,李黛才把目光落在地上奄奄一息的独角犀牛上,一个意念把它收进了空间。

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曲时忧和白震没有提瓜分这头犀牛的事,是不是它太没存在感被忽视了?!不过这正合她心意不是?

她却不知道,不是曲时忧、白震忽视了它,而是修真界的规矩,妖兽谁杀死就归谁的,两人都不是强取豪夺的性子,而且李黛还算救了人,自然的,他们更不会提出分战利品的要求了。

“走吧!”看绿枝又在呆,李黛忍不住出声道。

“主子,我们真的要去?”听那高师兄的气,那似乎是很危险的地方,也许还会生什么危险的事!她对于李黛的战斗力当然是相信的,可凡事有个意外,没有弄清楚事情前她觉得还是不要冒险。

“怎么不去?黎师叔不是过,修炼本就是逆天而行,若是太过于瞻前顾后那又会有什么成就可言?何况,曲师姐和白师兄都不怕,我们怕什么呢?”

黎灏第一次接上课的任务地点就是残莲峰,而残莲峰的学生都挺喜欢他,自然的,他后来来残莲峰上课的时间就更多了,李黛听课的这一年时间,倒是经常看见他,那段话也确实是他过的,如今搬过来给绿枝听,正合适。

绿枝显然也想起来她如今的身份不同了,不仅仅是主子的婢女,也是一名货真价实的修士,即使来天衍宗的时间不长,也知道弟子之间竞争的激烈,她以前那保守成规的思想,也许能保一时平安,却不是长久之计。

想到这儿,绿枝不由有些羞愧,低着脑:“主子,我知道了!”

李黛见她这么快就想通了,也很是满意,两人顺着他们离开的方向而去。

曲时忧和白震的伤没有恢复,走得并不快,李黛两人没多久就追上了,不过为了避免被现,她们却是远远在后面,并没有多靠近。

待见他们进入了那黄褐色的浓雾中,两人才加快了度。

精致柔美女孩咖啡店文艺写真

两人跟着进了沼泽之地,里面的能见度果然很低,而踩在地上的泥土越是深入,就越加松软起来。

果然不愧是凶险之地,才刚踏进来,就有种踩在泥水浆里的感觉了。

“不行!不能这样下去了!”李黛眉头皱得紧紧的,她不知道其他人如何让身子不下沉的,可她明白,要是再不采取措施,可能还没到目的地她们就会被沼泽吞噬淹没了。

绿枝脸色苍白,显然也想到了这问题。

“先出去!”至少得弄根粗大的浮木,用于沼泽之上的行走。

绿枝点了点头,主子什么就是什么。

李黛动作也快,她想到弄只木船什么的,可惜没有那个手艺,砍树什么的工具也没有,真是东西到了要用的时候,才觉得什么都缺。

最后,在绿枝震惊诧异的目光下,李黛硬是用手掌劈断了一颗参天古树,树杆粗得起码要七八人才能合抱在一起,很难想象,这么粗的树竟然是主子用手劈断的。

只劈了十几下就断了。

主子的手比什么斧头都厉害吧?!

是吧?!

李黛没有在意绿枝的神色,她把木杆截断后便扛着进了沼泽池,砰&a;039;的一声扔了进去。

力气大也扔得很远。

李黛朝绿枝招了招手,看着那半露的粗壮枝杆,满意的点头:“很好,没有沉!上去吧!”

“啊?!哦!”绿枝看着主子三下五除二的就做了一只简陋船&a;039;,真是不知如何言语了。

主子身上的技能点亮了不少啊,她也该好好学着点。

李黛和绿枝踩在浮木上,这下可算是能深入沼泽内部了。

越是前进,绿枝越是佩服主子的深谋远虑,幸好刚才她们没行多久返回了,不然按这算是泥浆的水路,人走在上面不沉进去才怪。

“主子,前方有人!绿枝突然出声道。

李黛远眺过去,果然看见了有不少人影隐隐绰绰的在移动,她神识在黄雾中也受到了压制,目力却是非常好的,见是熟悉的身影,就知道他们是谁了。

可不是曲时忧、白震和高长青么!!!

看白震操控着舟,曲时忧和高长青站在上面,李黛自然猜这舟是白震的,没想到他只是炼气弟子,身家可真是丰富啊!这等灵舟至少也得几万下品灵石吧!可不是一般人用得起的。

哎,像她这样的穷光蛋也只能自己做简陋版的船&a;039;了。

赤霄老祖给的灵石她和绿枝修炼已经用光光了,如今要多光棍有多光棍,想买一些实用的东西,看来这次回去后赚灵石的事迫在眉睫啊。

李黛心中暗暗打算着,又跟在白震等人后面行了半天,终于看到了其他人。

那扇子法器上站的可不就是消失了的文柔等人么!

李黛看了看那方那沼泽水里不断咕咚&a;039;的泡泡,还是打算先静观其变,没有再前进。

李黛两人都看见文柔等人,白震、曲时忧、高长青三人自然也看到了。

白震把灵舟控制着靠近那漂浮的扇子法器,神色严肃问:“你们都在这做什么?”他话看似问大家,目光却落在文柔身上,看平时安安静静的女修此时脸上丝毫没有胆怯和不安,反而似心愿达成的激动,白震脸色不由得沉了沉。

“白师兄,你们快离开,这文柔疯了!她竟把我们拉来喂沼泽地深处的怪物,是她亲的不要管我们,快走!那怪物似乎要苏醒了,再不走就来不及了!”被锁灵绳困住的那群人中,一个爱慕白震的女修满脸焦急道。

李黛知道她,叫霍燕来着,是个比文柔还没有存在感的女人,她容貌只是清秀,在美女满天飞的修真界可真是太平常了,丝毫不起眼。

李黛对她有印象,也是因为她是除了曲时忧唯一对她没有敌意的女修。

此时,听她喊话时看着白震那眼神,那情意满得要溢出来了一般强烈,就没有人感觉不到。

啪啪啪&a;039;霍燕话一落,就被文柔狠狠甩了十几个耳光,她有些嘲讽道:“看不出来啊,平时呆木头一样的女人,竟然也喜欢我们的白师兄!呵呵”

“住手!文柔,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?谋害同门你是不想活了?”白震只是看着霍燕皱眉,声音沉沉对文柔道。

听了白震的话,没想到文柔突然咯咯咯&a;039;的笑了起来,“只要你们都死了,谁知道呢?白师兄,枉你还被称为我们残莲峰的大师兄,没想到思想这么幼稚,呵呵”她语气不无嘲讽道。&a;;***

This entry was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