丝瓜app无限观看破解版

三只飞羽圣鸟,白鸾大妖,赤雀大妖和金鹰大妖一起施展术式,将封印着风魔的那颗风灵珠重新嵌入在广场中心的大阵阵眼位置。

咔咔,咔咔。

大阵阵眼位置的地面上钻出奇怪的,鸟爪状的机关,将风灵珠牢牢钳住。风灵珠内的肚兜小人法相依旧是一副惊恐无助的面貌,不能动弹分毫。风灵珠表面旋出赤,白,金三色灵光。

赤雀大妖倡议道:“让我们一起注入大妖之力,重新激活风灵大阵。”

白鸾大妖自信道:“我准备好了。能重新获得自由,我感觉浑身充满了力气。”

金鹰大妖愤然道:“之前,就是这个风魔施展驱兽术控制了我们。这一次的封印,我们一定要弄得结实一点。让它一万年也别想再跑出来。”

赤雀大妖冷然道:“一万年不行,是永久!”

“永久封印它!”三只大妖齐声高呼。

接下来,三只飞羽圣鸟使劲扇动自己的翅膀,完激活自身的大妖之力。

赤雀大妖身体的周围风火烈烈,翻滚的赤焰炸开一团团四射的火花。

白鸾大妖散出强大的风雪妖灵领域,大风呼啸,飞雪簌簌,好似严冬降临。

金鹰大妖祭出它的风沙之力,卷起一道道巨型鞭子般的旋风,抽打的虚空隆隆作响。

关于有猫和制服美女的校园偷拍图片

紧接着,三者从口中各自吐出一道灵光,落在阵眼位置的风灵珠上。

钳住风灵珠的鸟爪机关变得更加尖锐,禁锢得更加结实,然后向下沉入地面之中。

广场表面铭刻的那些阵纹渐渐由暗变得明亮,其上的鸟妖图案如同活了一般游走不停。

广场外圈,十里范围内,那些凌乱的风灵之力在阵法的干预下恢复了秩序,各种风灵妖兽解体,不再出现,变作温顺的风团。

赤雀大妖道:“风魔被重新封印禁锢,飞羽天宫的秩序也得到了恢复。这飞羽天宫的内层空间本是一处禁地,也该送你们五个出去了。”

白羽大妖道:“我们的任务是守护在这里,每年汲取一次风灵之力释放到羽山区域。今年的任务我们还没有完成,是不能被任何人打扰的。”

金鹰大妖道:“你们五个人,特别是徐小仙。不仅拯救了我们,拯救了飞羽天宫,更拯救了南域的飞羽一族。你们是大英雄。”

徐阳心想:“三只飞羽圣鸟恢复了自由,风魔被重新封印。巨大羽灵交给的任务已经完成。但还有一些问题,必须在这里问清楚。”

徐阳问道:“我还有几个问题,想请教三位圣灵前辈。”

赤雀大妖声音洪亮道:“徐小仙,我们已经是朋友了。你有什么问题,请讲无妨。”

徐阳朗声道:“这一次飞羽天宫发生状况,导致风妖魔化的原因是什么?今后还会不会发生类似的事故?尤其是生活在南域羽山区域的飞羽一族,每逢羽神节,在最后的环节都要举行迎送风神仪式。为了成功唤出风灵,甚至要进行圣女献祭生命的仪式。难道非要如此做,才能保证风灵顺利降临吗?”

徐阳提出的问题,也是三位圣女和苍羽志关心的。

如果诞生风魔不可避免,悲剧会重复上演。这件事情关乎生活在南域羽山区域整个飞羽一族族人未来的福祉。

赤羽大妖闻言,扬起脖子鸣叫了一声,似在宣泄,然后认真道:“这要从我们三个的来历讲起。我们三个乃是羽神至尊大人

豢养的灵禽。有了羽神至尊大人的栽培,才有了如今近乎无限的寿元。我们守在这飞羽天宫的内层不知多少年了。中元界历法,每年三月初八,就是南域飞羽一族的羽神节。羽神节祈福仪式的目的,就是唤醒平日里沉睡的我们。我们苏醒后,会利用飞羽天宫内的大阵汲取风灵珠上的风灵之力,然后将这些风灵之力传播到羽山区域。羽神节祈福仪式中,飞羽一族圣女主导的迎送风神仪式,就是以和我们相同的大妖之力来对我们进行唤醒。但随着时间的推移,就出现了一些问题。其一,由于我们年复一年地和风魔纠缠,导致我们三个越来越贪睡,很难被唤醒。其二,飞羽一族中拥有的羽神血脉之力越来越稀薄,使得飞羽圣女修炼的大妖之力越来越弱。正因为如此,为了成功唤醒我们,飞羽一族才想出了让圣女献祭生命的办法。圣女献祭生命的过程中会释放出最大程度的大妖之力,尤其能和我们的身体产生特殊的共鸣,很容易把沉睡中的我们唤醒。但是,每次献祭圣女的生命,都是一场对无辜的杀戮,毕竟圣女也是人。在献祭过程中,失去生命的圣女会自然产生怨念。这种怨念会随着大妖之力一起来到飞羽天宫内层。而那只风魔恰好擅长吞噬怨念并借由成长为强大的魔妖,才渐渐拥有了控制我们三个的力量。”

一旁的金鹰大妖补充道:“如今,风魔被击败,它的魔妖之力散去大半,不会再对我们构成威胁。”

白鸾大妖道:“我们刚刚分别给三位圣女直接灌注了大妖之力。在以后的迎送风神仪式中,她们就可以非常轻松地唤醒我们。也无需再献祭生命了。”

徐阳闻言,眉头舒展,心中压着的大石头被撤了去。

徐阳开心道:“感谢三位前辈的慷慨付出,如此甚好。”

三位圣女更是喜出望外,眼神湿润。

赤羽雁道:“听到这个消息,作为飞羽一族的圣女真是太幸运了。”

苍羽苒道:“没有了献祭圣女生命的环节,羽神节才是纯粹欢乐的节日,这才是羽神节本来的样子。”

“真是太好了,”苍羽志高兴得拍手,“再不用献祭无辜的生命了。”

苍羽志的目光自然地落在自己妹妹苍羽苒的脸上。

兄妹二人四目相对,无需言语表达,喜悦的泪花在他们的脸上滚动。

众人陷入喜悦的海洋中。

白羽静的情绪却和其他人不同。

她抬头望天,口中喃喃道:“不用再献祭圣女的生命,这是来自羽神节最好的礼物。要是能早十年如此,我的姐姐白羽兰也不至于失去生命。”

白羽静眼中的泪水从眼眶中冲了出来,她的视线变得模样,整个天空都沉浸在泪花的波动中。

那一刻,白羽静看到天空中有一位身穿白羽圣衣,样貌和她有七八分相似的美丽女子,正在看着她微笑。

白羽静的脸上挂着泪痕,嘴角却露出幸福的笑容,心中默默道:“姐姐,我一生下来,咱们的父母就在部落战争中失去了生命,是你把我养大。我记得十年前你参加迎送风神仪式的最后环节时,勇敢地献祭了自己的生命。在那之前,你悄悄告诉我,你的愿望是风神永远顺遂,再不用献祭圣女的生命。但你知道吗?从那一天起,我就发誓做一个和姐姐一样勇敢的人。我努力修身修心,让自己在众多女童中脱颖而出,成为部落的圣女,之后更是勤奋地修炼大妖之术,随时准备在迎送风神仪式中献祭

自己的生命。”

白羽静向前快走两步,对着天空,展开双臂做拥抱状,痴痴道:“姐姐,你在那里吗?我想你了。”

之后,白羽静来到白鸾大妖的跟前,噗通一下,双膝跪地,诚恳道:“英明神武的白鸾神鸟在上。白羽部落圣女白羽静有一事恳求您帮忙。”

白鸾大妖道:“白羽静,你起来吧?我作为白羽部落的图腾神鸟,享用白羽部落信众的崇拜和香火祈福之力,自当庇佑白羽部落的族民的。况且,你是白羽部落的圣女,是精神上与我最契合的白羽族人。有什么事,请你说吧?”

白羽静道:“是这样的。徐阳,也就是徐小仙。他有一个重要的朋友,和我一样身具白鸾之体,血脉溯源也是出自白羽部落的。而他的这个朋友因为某些原因失去了白鸾之体的肉身之力,现在需要重塑白鸾之体才能活下去。徐阳帮助我很多,我之前答应过他,完成了这一次的迎送风神仪式,就会帮他的朋友重铸肉身。我知道,要想重铸白鸾肉身,只有一个办法。就是同样拥有白鸾之体的人让渡出自己的生命。接下来,我愿意让渡自己的生命帮助徐阳的朋友重铸白鸾之体。但这一过程,我没有十分把握,还请白鸾圣灵出手协助。”

白羽静语气平静地说着,仿佛献出自己的生命是一件平常的事。仿佛如此做,能和她已逝去的姐姐走得近一些。

徐阳注意到了白羽静的动作,也清楚地听到了她说的话,一颗心像是突然被人用力攥了一下。

徐阳几步来到白鸾大妖跟前,双膝跪地道:“我不同意。白羽静是个善良,信守承诺的姑娘,我不会为了能让我的朋友重铸肉身之力,而夺走她的生命。”

白鸾大妖点头,然后道:“你们都是有情有义的人。我有一个办法,无需任何人献出生命,就能让你的朋友重新获得白鸾之体。别忘了,我是真正的白鸾大妖,我的体内就流淌着最纯粹的白鸾血脉。当然,白鸾血脉的等阶有很多,我只是一只普通的白鸾大鸟而已。”

白羽静和徐阳闻言,连忙给白鸾大妖磕头。

“谢白鸾圣灵。”

“谢白鸾圣灵。”

白鸾大妖道:“这对于我来说再简单不过,只需要我的一滴本命魂血就可以。”

说完,白鸾大妖扇动双翅,一滴鲜红之色悬停在了徐阳的对面。

鲜红血滴向外散出汩汩浅红色的灵气,肉眼可见有一羽半寸大小的白鸾之影在血滴表面飞旋。

徐阳连忙站起身来,取出一个白色的小瓷瓶将这滴白鸾魂血收好,小心揣入怀中。再掩饰不住自己心中的激动和感激,泪水在脸颊上跳舞,道:“多谢白鸾圣灵大人赐白鸾圣血。”

白鸾大妖道:“徐小仙,你刚刚击败了风魔,就等于救了我的一条命,而我只付出一滴本命魂血作为回报。仔细算算,我是占了大便宜的。”

徐阳心中自然知晓,像是白鸾大妖这种神鸟,祭炼一滴本命魂血,是要减少命元和损失道行的。

白鸾大妖语气认真道:“有了这一滴我的本命魂血,你的那位朋友必能成功重铸白鸾之体。不过,我也不敢保证,你的朋友重铸白鸾之体后能完美的恢复如初,因为其中的变数太多了。”

徐阳道:“多谢圣灵前辈提醒。”

得到一滴白鸾大妖的本命魂血,这是徐阳此行南域收到最好的礼物。

“琳儿,我会尽快帮助你重铸白鸾之体的。”

This entry was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