丝瓜app腾牛网

“便,你这是在哪儿逮的灵兽?你变成鸟飞到远处野地里捉吃的了?你一干活就喊饿,抓吃的倒是劲头足,这么小不溜秋的身体,没想到还能拖这么大的尸体跑这么远呢。”

花灵媞就问便便,而且下意识的就以为它是从很远的地方抓来的中阶灵兽。

便便横了她一眼,因为它已经感受到自家主人那种刻意多想的情绪,这是她自我否定时经常产生的古怪行为。

“主人你这这么说就过分了,我喊饿那是因为真饿。我又不像灰溜溜,实力这么菜,一顿一颗饲兽丹,一天三顿就够消耗的了,你那垃圾丹我一百颗一百颗吞也就大概垫个底,就这还怕把你吃穷喽,我再不自力更生我不得饿死!”

它先吐槽了一下花灵媞故意埋汰它的那几句缺德话,然后才提及正事。

“再说了,我这可不是从很远的地方抓来的,我就在附近逮的这货好嘛,去之前我就已经闻到它身上那股味儿,也就你,魔神大人给你灌了那么多灵酒你也就结个丹。实力用时方恨菜,要不然你也该和我一样察觉到附近的情况的呢!”

它说完小屁股一撅,翻了个身举起自己的小爪爪就朝那兽尸划了过去,横横竖竖的一通扒拉,这兽尸就被它解剖,皮是皮肉是肉的分做了好几堆,还把内脏给埋了,因为它不喜欢吃内脏。

花灵媞被它这话说的汗毛乍竖,因为她们所在的这个位置虽说距离玄清宗核心区域那是相当的远,属于边边角的边边角,再往前开一个小时十一路就出了玄清宗地界,却真的是实打实还在护宗大阵范围以内的!

既然在护宗大阵之内,现在有三四阶的灵兽闯进来,那不就代表着护宗大阵又有漏洞!这她得赶紧过去看看哪,别是看管这边阵眼的同门遇险了吧!

想到这里她人就瞬间蹦起,再把便便收拾好的肉一收,搁到圆象里就要提溜便便牵小灰往洞外钻。

除了便便,那小灰也在馋肉啊,只是因为它比较乖,所以才没抱怨过老吃饲兽丹填肚子而已。这一家伙肉突然不见了,它就和便便一样吓了一跳。

“哎呀,我肉!”

清纯美女冬日居家生活照

“呱?!”

“肉啥肉,肉在我兜里呢,不会少你们一根肉丝儿,现在咱们先去你抓灵兽那地儿看看吧,别是出啥事儿了。”

她和两个亲兽兽对抗出去的力道,因为这俩货压根就只想吃不想走。

“不是,主人你不用去看,那边儿没事,我就从那儿过来的还能不知道?咱们先吃成吗,吃完我亲自驼你过去,就算有什么事儿也耽误不了我啃几口的时间,我就吃生的还不成吗!”

便便垂死挣扎,因为它真的饿了。

花灵媞只好收了力道皱眉看它,又担心阵眼又心疼俩孩子饿。

想了想她还是拿出两块肉,一兽一块给塞它们嘴里。

“那就边赶路边吃行不行,虽然这样对胃不好,横竖就这么一回,想来问题不大。”

便便有肉就行,就点点头。

小灰无所谓,因为它嘴大,这肉递到它嘴里,已经被它嚼吧嚼吧咽下去了……

这下更好赶路了,花灵媞就扛起扑在肉块上的便便跳上小灰的背,一路朝着那护宗大阵就奔将过去。

然而问题简直比她想象中的还要糟糕,还没赶到阵眼呢,她们才飞了一小会儿,密密麻麻的丛林间便闪过老多兽影了,岂止是四五阶的,连六阶的她都瞧见了,亏了有便便在此,那些灵兽也不敢招惹她们,老远就逃走,才能让她平平安安到达阵眼。

阵眼果然已经被破坏,地上还躺着两个身着玄清宗制式灵袍的弟子,已经死去多时,且很明显无人前来善后。

她就跳下小灰的背到阵眼前看,一看又抽了口凉气,这阵眼都不是灵石被耗尽那么简单,而是整个阵台都被破坏了,连点儿灵石的渣子都没发现,很明显这是灵石被拿走了!

是谁干的?是灵兽还是人拿的石头呢?假如是灵兽那还不是很严重,如果是人,这情况就糟了,不是有外敌就是有内鬼呀,哪种可能都不正常。

可她要怎么判断呢,想了想就让小灰过来闻一闻,看看它会不会有什么发现,就跟地球上用工作犬一个思维模式。

小灰就闻啊闻,闻的很认真很起劲,只是满眼蚊香圈没什么结果。

花灵媞就汗,知道是自己把这问题想简单了,人家工作犬那都是经过特殊训练,知道分辨不同的气味才能大展身手,她们家小灰只是个乖乖小座兽,即便闻得出人和灵兽气味的区别,也分不清这些气味都是哪些人或者哪些兽的啊,毕竟这地方人也待过,还死那儿呢,兽也来过,肉还在它肚子里待着呢。

这可咋办,先回宗门上报情况,让高阶弟子拿着灵石来补?阵眼都破坏了,这玩意儿得长老才会修吧。

自己带着俩兽去边境做人肉护宗大阵?抬头看看天感觉都不只是这一块儿有问题,光靠她怎么守得过来,又要守到什么年代去!

想了想还是决定在周边巡视巡视,至少得先把全部的情况掌握完全才能判断下一步到底怎么办吧。

她就再次提溜起刚好吃完肉的便便坐回小灰背上,让它悄悄的飞,别飞太高,用树冠打掩护,好偷看地面情况。

小灰听懂了,也知道现在情况不正常,还真就跟一会飞的斥候一样,不开翅膀,只靠着自己的灵气带着背上的一人一兽静静扎入了高大的树冠中间,安静穿梭于枝杈里。

花灵媞让小灰这么飞不是为了躲灵兽的,有便便在,灵兽根本就不会对她们干啥,顶多就是逃走,反正它们平时没事也是窜来窜去,逃不逃的都正常。

她要这么静悄悄是躲人的,因为哪怕是玄清宗弟子,她现在也不敢百分百信任了啊,毕竟还有那么多“后进生”,出个敌特简直不要太正常好嘛,她甚至怀疑这阵眼的破坏就是敌特行为,电视剧里不都常演。

This entry was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